姓陈的老女人HRD

重庆某银行的HRD,陈姓更年期….问的问题惊掉了我的下巴….和X行长聊得都挺好,换她进来竟然问我:你在北京工资这么高了,为什么回重庆还想着要比北京的工资高呢?不看平台吗?

我去你娘的….你那啥平台啊…不是冲着M的面子,谁特么去啊….傻逼!

该死的新冠

突如其来的一场疫情打乱了整个世界的节奏。。。

1月初述职完便回到成都,静静享受我的“悠长假期”,年假对我来说似乎丝毫没有意义。中旬的一场疫情打乱了所有人的节奏,到现在,打乱了世界的节奏。。。

迪拜回来不久,国外疫情爆发,所幸时间定的恰到好处,顺利回国到家。不知不觉胖了5斤,不知不觉到了3月末,这时间啊,实在是太他娘的快了!

整个Q1冒死飞了2,3次,以往3天一飞的节奏放缓了下来,突然还有些不习惯了。好吃懒做地在家办公快两个月了,体重猛涨,发誓赌咒要减肥就像卫生纸一样廉价。曾经的纯真少年也已迈入35的行列,经常在夜里无法接受这个事实。

周日自己开车去重庆待了两天,昨晚回来,看来是真的“重庆情结“。脑子里的想法更加坚定—逃离帝都,杀回重庆。。。可怜了我在帝都租的房子,也没住个几天。安安静静等着猎头把我卖个好价钱吧。。。

 

CQ,CD,DUBAI

前些天回到了我心心念念的重庆.吃到了重庆的美食.在HT遇到了老朋友.在威斯汀的体验不如以前了.

重庆回来路上刹车盘出了问题,浪费了我一天时间呆在4S,最终通过质保搞定了.

最近的武汉肺炎搞得人心惶惶…17年前的SARS并不是不可怕,也不是因为小,不知道怕,而是那个时候没有微信…加油吧,国人.

昨晚干到凌晨,带儿子和有为去迪拜.我也没去过,挺好奇的…吃喝玩乐都挺多.当然,消费也不便宜.

刚把酒店全部搞定了.HT亲友价真给力.康莱德住2天,嘉悦里住2天.万豪的大白金再发挥发挥作用,差不多了…

这次迪拜,我是跳伞呢还是跳伞呢还是跳伞呢….

明天年三十了,新年快乐啊,Chounki!您又老啦!

Miss CQ

2020年第一篇blog

离千禧年已经过去了整整20年了.20年前的我正好是初中生,初二那一年在有记忆和印象的状态下,第一次去了重庆.并且是长驻—在CQFLS开始了我的初中生活.

那时的重庆,印象很不好,脏乱差,建设也差.成都那时候比重庆好一些,但也没觉得强到哪里去.唯一明显优势是因为我是成都人,我的朋友们都在成都.记忆中沙坪坝的某一家火锅,泥鳅贼好吃.记忆中石坪桥某面馆的牛肉面贼好吃.

2020年同时也是我离开重庆一年的日子.5年前的年底,重回重庆,这一次是因为工作.这时的重庆已经建设得非常漂亮.2019年初,离开重庆到了帝都.整整待了3年多.

继上一篇吐槽新公司外,与我在重庆的日子形成了鲜明的对比.而随之而来的却是对重庆的想念.突然发现,这三年多的时间里,居然不知不觉喜欢上了重庆.甚至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有去重庆定居的念头.

今天的傍晚,将再赴重庆.今后的我,可能有事没事也会往重庆跑…

Miss CQ…笔芯